讓學生在閱讀好書中成長

    我校自1996年建校以來,在黨和政府以及社會各界的大力支持下,已經初具規模。現在共有教學班28個,在校生1400多名,他們分別來自天津、北京、河北、山東、河南、內蒙古、遼寧、吉林、黑龍江、甘肅、寧夏、青海、新疆、云南、廣東等二十幾個省、市、自治區的漢、回、蒙、滿、維吾爾、東鄉、撒拉、保安、朝鮮、塔塔爾、維吾爾等12個民族。學校教育教學任務重、難度大。因此學校始終把對學生進行思想道德教育放在學校工作的首位。特別是組織學生開展有益身心健康發展的豐富多彩的精神文化生活更是我們工作的重中之重。
    我們曾就名著閱讀狀況對部分學生進行了問卷調查,學生們的答案是:喜歡看但沒時間看的占61%:太長了、看起來很吃力的占19%;太難了看不懂的占4%;覺得沒意思的占8%;其他占4%,選擇很歡迎的僅占5%。結論是:95%學生不讀名著!中學生讀名著出現這樣的尷尬局面,原因何在?沒有時間讀名著是最主要的原因。現在的學生每天有做不完的作業,每學期有數不清的考試,讀名著又和高考、中考都沒大關系,讀名著的作用不像數理化那樣明顯、直接,不實用,有的教師和家長把讀名著看作不務正業,這就成了中學生不讀名著的堂而皇之的理由。還有一個就是社會思潮影響的原因,在“快餐文化”的旋風中,一些青少年跟著浮躁的風氣走,撲向網絡、卡通和一些“系列”,看過就扔的小本本成了搶手貨,名著當然就被冷落了。
    現在許多中學生們首選的是卡通類、武狹小說、神魔類和恐怖類圖書,像《笑傲江湖》、《神探柯南》、《機器貓》、《哈利.波特》、《阿拉雷》、《新世紀福音戰士》等。談起這些書中的情節,他們個個眉飛色舞,樂不可支。他們認為這些圖書是“最值得閱讀的經典名著”。談起對它們感興趣的原因,一個學生說了兩個字:刺激。
    2000年,國家教育部頒布了新的語文教學大綱,規定中學生必讀中外文學名著30部,其中中國文學名著15部,外國文學名著15部。這個舉措對中學生的審美素養,熏染學生的人文精神,提高學生對世界的感受能力,是一個很好的途徑。
    2001年天津市委教衛工委、市教委制定的《天津市中小學德育規程》中提到:要根據青少年身心發展規律,寓德育于形式多樣、豐富多彩的科技,文藝、體育等活動之中。同時在“應知”一款中明確規定了學生要“知名著”,能說出名著的主要內容等具體要求。區教育局在全區中小學開展“落實《德育規程》,開展讀書活動”的安排,我校也把組織學生開展讀書活動當作貫徹落實《德育規程》的一個重頭戲來抓。
    在學生中開展“讓青春與好書相伴、在閱讀好書中成長”活動是我校課外文娛活動的一個“金牌”項目。我們組織學生開展讀書活動的宗旨是:要把讀名著當成一種愉悅身心的快樂教育,而不是強迫性教育。正如2002年安徒生獎得主錢伯斯所說:最重要的不是技術,而是我們是否能把自己作為讀者的熱情傳導給孩子,是否能讓孩子保持閱讀的激情。只有這樣才能把讀書活動持之以恒的開展下去。為此我們也進行了一些嘗試。
    一、建立一支熱心于讀書活動的輔導員隊伍。
    組織學生讀名著是一項可以操作的系統工程。能否把這件事抓出點成效又持之以恒,任課教師對讀名著抱什么態度,自身認識到什么程度,他們自己讀不讀名著或讀到什么程度,采取什么樣的指導措施等等,對能否開展好這項系統工程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開展讀書活動伊始,我們就在班里成立了讀書小組和讀書指導小組,定期召開工作會議,研討活動中出現的新問題,交流工作和讀書心得,根據學生的要求,為“學生讀書會”指定了輔導教師,和學生一起讀書、一起討論,師生互動,互相促進。這些都為我校讀書活動得以順利實施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二、營造閱讀經典名著的良好氛圍。
    俗話說:眾人拾柴火焰高!一個喜歡閱讀的家庭更容易培養出一個喜歡閱讀的孩子,一個喜歡閱讀的老師更容易帶出一批喜歡閱讀的學生。我們先引導學生用一段時間去讀一本教師或同學推薦的好書,然后用一個集中的時間由同學和老師及家長共同對作品進行自由的討論,其間也展出一些學生的讀后感或其他作品,在這個“組織”中學生還可以互通有無,互相交換圖書閱讀。我們還利用影視作品營造閱讀氛圍。現在已經有很多的名著被搬上銀幕或銀屏了,比如《三國演義》、《水滸傳》、《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紅日》、《憤怒的葡萄》、《湯姆叔叔的小屋》等。看電影電視對閱讀興趣有幫助,例如和熱映中的影視作品同步閱讀或比較閱讀,舉辦“讀名著、看電視“活動,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三、允許學生存在解讀的差異。
    我國著名的兒童文學作家張天翼寫完了《寶葫蘆的秘密》,然后告訴孩子們“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要有不勞而獲的思想”,但孩子們讀完后卻寫信告訴爺爺:“我愛寶葫蘆”。作為一種很個性化的行為,課外閱讀更是一種純粹的孩子與文本之間的一種對話和互動。這種對話受到孩子的個性、閱歷、知識、經驗等因素的影響,因此,其閱讀的結果,也就是對課外讀物的解讀一定是有差異的,有時候這種差異會很大。這種差異是正常的,也是合理的,是孩子全身心投入閱讀的成果,其中包含孩子真的思考、真的體驗、真的感悟。我們本著“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原則,在對學生進行輔導時明確表態,允許這種解讀差異的存在。并舉辦了辯論會、讀書演講會,讓學生暢所欲言,充分發表自己的見解,然后在加以正確的引導。這樣,保證了課外閱讀鮮活的個性,使課外閱讀真正成為孩子生命的一部分,成為孩子成長的動力。
    四、充分利用互聯網上的讀書網站。
    我校擴建了電子閱覽室,建立了數字圖書館。每天中午對學生開放。并建立了網上反饋系統,學生讀書后可以在網上發表讀書體會,這就給學生提供更大的展示個性的空間。我們就組織讀書小組向全體同學推薦名著,制作本班的讀書網頁,極大的方便了同學們了解名著的內容、寫作背景等資料。各班在網上進行讀書的交流體會。利用網上進行讀后感大賽,對一些好的文章進行獎勵,極大鼓舞了同學們讀書的熱忱。
    五、組織開展讀書競賽活動。
    我們根據推薦書目,建立了讀書競賽題庫,模仿中央電視臺“開心辭典”、“幸運52”形式,組織學生開展讀書競賽活動,通過校園電視網轉播競賽活動實況。極大的調動了學生的積極性,使更多的學生參與到這項活動中來。
    六、持之以恒,不走過場。
    為了使讀書活動不流于形式,不走過場,我們把讀書活動作為對學生進行教育的一個固定項目納入的班級長遠發展計劃中,并且和學校開展的研究性學習結合起來,對不同的學生布置不同的要求,規定了每個學生的讀書底線,根據不同學生的實際情況分層次推進,不封頂,以點帶面,全面開花。我們下決心要把開展讀書活動辦成我們對學生進行德育教育的王牌工程,辦出我們的特色,擴大影響,摸索出切實可行的活動方案,讓學生真正受益。
    有人說:“沒有名著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有名著而不去閱讀名著的民族同樣是可悲的民族。”經典名著的作者都是文學大師、巨匠,經典名著的閱讀過程,實際上就是一個文化傳遞、精神傳遞的過程,書的作者的層次越高,閱讀者的精神收獲也就越多。這樣的讀書就構成了一種對現實環境的精神超越。通過閱讀經典名著,使學生舒展心靈的翅膀,讓目光變得深邃,讓思想變得高尚,讓青春與好書相伴,在閱讀好書中成長。
    建校以來,我校已連續被評為天津市實施素質教育“三A”學校、天津市中小學行為規范示范校、天津市優秀中學生黨校、天津市育人教育特色校、天津市文明單位、天津市網絡德育先進校,并被教育部辦公廳、國家民委辦公廳授予“全國中小學民族團結教育先進單位”、中國教育學會中小學信息技術教育專業委員會評為“全國中小學信息技術道德教育實驗校”等榮譽稱號,兩次被國務院授予“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范單位”。《中國教育報》曾經對我校的青年黨校工作進行了專題報道,并給予了很高的評價。

天津民族中專  ·電話:26345327 / 26344457  ·傳真:26348462  ·郵編:300400
津ICP備05002209號  津教備0415號
大小合伙开速码打一生肖